• 直播“刷書”替代不了深度閱讀

    2020年06月19日 09:51    來源:安徽日報    周慧虹

      隨著網絡直播成為營銷推廣的重要方式,書店直播、閱讀直播等,也開始出現在文化傳播領域。前不久,知識付費產品代表性人物羅振宇通過線上直播,帶領用戶一起在三小時內快速“刷”完148本新書,并建議觀眾嘗試一年內讀完這些疊起來有兩米高的圖書。數據顯示,在三個小時里,直播平臺上的峰值在線人數達到1.85萬人,商品銷售額19.57萬元。這,也讓那些面對海量書籍不知如何取舍的受眾,似乎尋找到一種“高效”的選書方式。

      置身于快速消費的時代,直播帶貨日益成為一種時尚潮流,與之相應,文化閱讀也在經歷著同頻嬗變。原本需要沉下心來靜讀深思的傳統讀書方式,日漸讓位于網絡閱讀、社交閱讀,日漸依托于AR、直播等新技術、新方式。“直播刷書”,是知識付費和線上直播帶貨買書相結合的新事物,有擁躉,主播可從中獲益,更能為出版社和圖書作者做銷售推廣,可謂是皆大歡喜。但對于直播“刷書”,很多人持懷疑態度。有學者直言,這類直播傳播的更多是“外賣式”知識,是經過中間商包裝、裁剪過的知識,偏中低端化和同質化,且主播發表個人見解的背后,未必是忠于知識本身,而可能是受到知識背后的利益驅動。

      凡事最好能夠一分為二看待,直播“刷書”也不例外。畢竟,現代人忙工作、忙生活,壓力大、誘惑多,不少人沉溺于玩手機、混飯局,甚至無所事事地消極混日子,這使得潛心讀書日益成為一件奢侈的事情。從這個角度說,一些人退而求其次選擇直播“刷書”,總比不讀書強出許多,也不失為好事一樁。

      但理想的讀書狀態,是積極向上的,它需要讀者主動跳出自己的閱讀舒適區,勇于“爬坡過坎”。在此意義上,一味沉迷于直播“刷書”便不可取了。一個人一旦把直播“刷書”當成了閱讀的主要方式,極易陷于圈層化狀態。“圈層”是當前一個網絡熱詞,意指人們對信息的接受、文娛產品的選擇以及社交,在某一相對固定的群體范圍內進行。圈層的出現與網絡信息化時代發展相伴生,它固然可以幫助人們高效篩選信息,卻也容易因此導致“信息繭房”效應,也就是圈層內部與文化整體相隔膜,缺乏對社會整體的理解和認知。在直播“刷書”中,當一個人習慣于亦步亦趨地追隨主播“刷書”的節奏,其閱讀偏好也往往在潛移默化中被主播所左右,從而導致自己的閱讀內容、讀書方法、見識視野等囿于主播所營造的場域。而直播“刷書”作為一種營銷推廣方式,其中不可回避利益上的“私心”,這會導致知識“成色”打折,進而損及讀者的讀書效果,不利于閱讀力的有效提升和個人的成長進步。

      書,是一代對另一代精神上的遺訓,是行將就木的老人對剛剛開始生活的青年人的忠告,是將去休息的站崗人對走來接替他的站崗人的命令。讀書,是一個深入思考、精神對話、靈魂交流的過程。既然如此,讀書怎能不認真對待,自己讀書又怎能任由別人安排?那些沉溺于直播“刷書”、在不自覺中陷于圈層化狀態的讀者,最好還是花一番心思、用一點力氣,想一想該如何“破壁”“出圈”才好!

    更多精彩內容,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>>>>>

    (責任編輯: 李江濤 )

    直播“刷書”替代不了深度閱讀

    2020-06-19 09:51 來源:安徽日報
    查看余下全文
    性爱视频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悠然网